充气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充气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法核电新亮点核燃料后端处理与组团出海OFweek电力网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04:13 阅读: 来源:充气袋厂家

中法核电新亮点:核燃料后端处理与“组团”出海 - OFweek电力网

据欧道博证实,在公司层面来说,阿海珐在下一阶段的重组安排中不排除有中国等合作伙伴参与的可能性,也已经有中国企业和日本企业表示出了兴趣。但他强调,作为阿海珐的最大股东,法国政府尚未宣布向其他小股东,如中国等合作伙伴开放阿海珐的资本。法国外交部人士曾于5月底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法国非常希望中国能够增加在法投资,缓解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基本上所有能源领域的中国投资都是可以被考虑的。 李克强总理即将对法国进行正式访问,外界预计此访将推动中法核电合作进一步加速,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 法国核电巨头阿海珐在中法核电合作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近日,法国阿海珐集团亚太区总裁欧道博在北京接受了本报专访。 作为中国核工业发展的传统合作伙伴,法国核电巨头阿海珐已经进入中国30多年,参与了天然铀供应、核燃料交付、为在役核电站提供服务以及新堆建设等项目。随着中国核设施数量的激增,阿海珐正在将触角伸向中国的核燃料循环后端领域,希望拓展两国在后处理设施中的运营支持及维护合作。同时,在中国积极需求核电技术出口的过程中,阿海珐也表示,愿意成为中国 走出去 的战略项目上的合作伙伴,帮助中国核技术和供应链中的主设备 出海 。这表明了阿海珐有意愿与合作伙伴进行合作,并建立诸如合资公司等战略联盟,而不是与他们形成竞争。 中国后端大厂2030年投运 年处理能力800吨 阿海珐作为世界核燃料循环后端的龙头企业,正在支持中国建设安全的乏燃料后处理再循环设施。 中国决心实施核燃料 闭式 循环策略,并坚持乏燃料后处理,这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政治和环境选择。一方面,再循环可以大量减少高放废物规模和毒性;另一方面,还可以提高铀资源利用率,产生经济效益。我们将在技术路线上支持中国的选择。 欧道博对中方在后端处理上做出与法国一致的选择表示欢迎: 采用核燃料的 闭式 循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确认了乏燃料再循环作为核电领先国家的优先战略 。 根据目前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预计到2020年将有5800万千瓦左右的核电机组投运,届时每年将产生约1500吨乏燃料,累计储量将达到一万吨,并且此后还将逐年增加。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旱曾向媒体透露,目前大亚湾核电厂乏燃料水池已经饱和,田湾核电厂乏燃料水池接近饱和,已经建成的离堆乏燃料湿法储存设施也已贮存饱和。中国把核燃料闭式循环作为长期可持续核能发展的战略选择,但目前中国的年后处理能力相对较弱。 2013年4月,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见证下,中核集团与法国阿海珐公司签署了中国大型商业后处理-再循环工厂项目合作意向书。2014年3月,双方签署了关于后处理再循环领域长期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最近已完成全部技术谈判,确定了各自在工业流程上的责任,目前正在进行商务谈判,计划在2016年达成协议。该厂投产后将具备年800吨乏燃料后处理能力。据预测,到2030年,中国将有再新增2个年800吨后处理能力设施的潜在需求,以便对每年产生的乏燃料进行再循环。 阿海珐公司旗下的阿格厂(La Hague)已成功运行40多年。能够处理法国本土以及来自欧洲、日本等多国的乏燃料,其年处理能力达1700吨,相当于80座反应堆年乏燃料卸除总量,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在役商用后处理厂。阿格厂对使用后的核燃料棒进行切割,将4%不可回收的部分进行玻璃固化,并将96%可回收部分运往南部梅洛厂(MELOX)生产钚铀混合氧化物(MOX)燃料。 中国后端处理大厂将使用阿海珐在上述阿格和南部梅洛两厂的工业设计和成熟技术,并依据中国的实际厂址要求和客户需求进行适应性改进,兼具切割分离、玻璃固化和MOX燃料生产两部分功能。目前,只有日本的后端处理厂将能够做到这一点,其使用的技术也源自法国。。 中国政府正在积极推进不同厂址的评估工作,但还没有最终确定。 选址是中国政府的自主决策,我们不会介入。如果需要,可以对工厂进行专门设计以适应中国厂址任何具体要求。我们的责任是提供技术支持,不管未来选在哪里,都要确保这个工厂是安全的、现代化的,不会产生任何技术风险,不会对环境有任何影响。 欧道博说。阿格厂技术人员此前向本报表示,从技术上讲,后端处理厂应该靠近现有核电站,同时,应该能够方便地接入铁路网络。但欧道博认为,这是为了减少运输距离的优化方案,并不是决定条件,中国铁路系统十分发达,即便是把后端厂建在西部内陆地区也没有问题,这将是一个政治决策。 对于MOX燃料的使用前景,欧道博表示, 在法国,MOX燃料可以用在1000兆瓦反应堆及未来的EPR中;中国在役核反应堆从技术源头上讲跟法国关系密切,因此,从技术上讲,使用MOX燃料是完全可行的,未来的EPR也没有问题。当然如果想使用的话,需要经过有关当局的取证阶段。长期来看,MOX燃料还可以用于中国正在研发的第四代核电站中。 至于4%不可回收的高放废物处置,欧道博指出,短期来说,经过玻璃固化的废物将会在大厂内部或附近临时储存,时间约为几十年。此后,这些废物将需要进行永久性的地质深埋,这部分内容不在中法后端处理项目的讨论之中。 目前,中国也在研发自己的后端处理技术,但尚无法满足工业处理能力,而通过与阿海珐的合作,中国首个后端处理大厂将获得法国技术的使用权。谈到中国的技术路线选择,欧道博认为, 中国之所以在现阶段选择法国的技术,是因为我们在这一领域具有世界领先的技术水平。我们的后端处理技术有50年的研发历史,还有30年的工业经验。中国的后端处理技术非常复杂还在起步阶段,要实现工业化至少还需要20年到30年。这是时间上的差距。 这个年800吨处理能力的工厂建成后将可以满足中国在运核电站的核废料处理需要,但由于中国核电站发展迅速,未来的需求将不断增加, 15年后,中国将需要建立新的后端处理设备,到时候是使用中国自己的还是法国的技术,就是下一步的问题了。2012年12月,中核集团发布了 龙腾2020 科技创新计划,包括8个科技创新示范工程项目,其中之一就是包含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200吨大型商用乏燃料后处理示范工程。 除了后端处理设施的运营和维护,阿海珐也在积极开拓核燃料后端的其他业务,包括乏燃料物流与运输能力的开发以及核设施的退役。就在法国总理瓦尔斯1月访华之际,阿海珐与中核集团签署了与成立核运输与物流相关的合资公司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协议条款,阿海珐将向中国的乏燃料运输及物流系统提供专家咨询、经验回馈及技能。双方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家合资公司,成为中核集团在乏燃料公路、铁路及海运方面的供应商。

杭州挡鼠板

安徽梅酒

福建hdpe管件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