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气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充气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穿越文爱在西元前12完结[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6:43 阅读: 来源:充气袋厂家

第十二章 飞渡彼岸

乌云遮蔽月亮,这夜晚居然有了微雨。

芳菲那长长的头发,蛇一般蠕动着,让夜心想起了希腊神话里的杜美莎。

“你能杀掉我的手下,看来你的实力还不错。”芳菲看着无心,那玻璃一样的眼睛毫无感情。这也许才是她的真面目。那些浓烈的情绪不过是掩饰的道具。

除妖刀再次在无心的手中亮出它的光芒。

芳菲的眼睛居然变成了诡异的绿色,她轻轻地伸出一根手指挡住了刀,剧烈的能量波动摩擦空气,发出剧响。芳菲的手指居然只有一道白印。

夜心叹气,“这根本就是妖怪和人类的对决嘛,完全没有胜算啊。”女巫的血液加吸血鬼的能力,这样的芳菲大概连西方教廷也会觉得是超级棘手的麻烦吧。

夜心之链的力量涌进了夜心的匕首。这世界最坚固的超级合金制成的匕首也似乎有些承受不了这狂猛的力量。

夜心将电力开关开到最大。明亮的电花居然是幽深的蓝色。空气中居然有雷声的轰鸣。有那么一瞬间,夜心的内心有着俯视众生的威严感觉。

匕首前端,幽蓝的球形闪电缓慢地飘移着,飘向芳菲。

芳菲对于这从未见过的电球,居然有些忌惮。她隔空推向电球,谁知道那球形闪电似乎接收到了方向,闪电一般冲向芳菲。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

夜心并不认为这样就会收拾掉吸血巫女,她抓着无心的手朝着反方向飞窜。在夜心之链的帮助下,夜心拖着无心以打破奥运会女子百米纪录的超高速逃窜。

“被女巫追杀的滋味还真是可怕,”夜心的眼睛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她心有余悸地说,“无心,我们马上离开太原吧。啊,不行,我还要回太守府通知慕容跑路。不然,芳菲肯定把他变吸血鬼。她已经垂涎他很久了。”

无心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是第一次牵夜心的手。他的手心快着火了。

爆炸之后,芳菲头发散乱地站在原地,她的眼里是浓烈的杀机。化身为蝙蝠,芳菲飞向了太守府。她的速度比夜心快上了很多。

站在慕容冲的书房外,芳菲恢复为平常的装束。书房亮着,深夜的时间,慕容并没有睡。他正看着兵书。

她款款走进了慕容的书房,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慕容——”

慕容那天人一般完美的脸总是让芳菲想把他收藏。

“芳菲,你深夜过来,有什么事吗?”慕容放下书,笑问芳菲。

“慕容,我想问你想不想当皇帝?”芳菲轻笑着说出这惊人的话。慕容是一个非常高傲的皇族,却被仇人将国家灭掉,并把自己和姐姐纳入了后宫。好不容易出宫成为一方霸主的慕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

慕容冲的眼中厉芒一闪,“为什么这么问?”

芳菲淡淡一笑,“如果你成为我们血族的一员,我们将助你登上皇位。”东方血族已经隐藏得太久了,慕容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牌子。

慕容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了芳菲势在必得的眼神。

“为什么你这么急?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慕容敏锐地觉得那里不对。

芳菲笑了起来,“今晚我睡不着,出门逛街,却看到夜心和一个男人在喝酒。她的眼神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眷恋。”慕容冲,嫉妒吧。我喜欢看到别人痛苦。

慕容若无其事地“哦”了一声。

“只有权力是一切。如果你成为皇帝,想谁做你的皇后都可以。吸血鬼是永生不死的。你甚至可以成为一个拥有千秋万代的皇帝。”芳菲靠近慕容,“一个完美的皇帝。”

慕容笑了,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潇洒与傲气,“可是我答应了夜心,不做吸血鬼。我不能做让她讨厌的事,所以我也不会勉强她和我在一起。就算是皇位,我也要靠我自己的力量去得到。不然的话,我只是一个傀儡。”

芳菲冷下了脸,声音里是强烈的恨意,“给你一个选择。或者我杀了夜心,或者你听从我的命令。”

慕容仔细地看着芳菲的眼睛,“你真的要这么做?为什么?难道你并不是夜心母亲的朋友?那么,你是谁?”

“我?女巫教的现任巫女。告诉我你的选择。”芳菲傲然地宣布自己的身份。

慕容俊美的脸上是说不出的平静,“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芳菲妩媚一笑,“因为你要赌,赌我也许会信守承诺。现在取下你的辟邪玉佩吧,你的心上人可是一路往这里飞奔而来,想告诉你我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慕容叹气,“夜心……真是个笨蛋……”这样的情况,根本应该直接开溜。还傻傻的要来通知自己。

慕容缓缓取下玉佩,“其实你有很多方法,不过你想看到我痛苦,所以才给我选择的机会。”他俊美的脸上仿佛有着一层光,他带着温柔的笑,放开了手。那玉佩掉在了地上,碎裂成了千百片。

夜心,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于事无补,可是,我怎么能背叛我的心。即使你一直眼里看到的只有谢挺之。

芳菲眼睛发亮,露出自己的獠牙,一口咬在了慕容的颈项上。

血的甜腥味在空气中蔓延,芳菲的喉咙里是吞咽血液的声音。

慕容闭上眼睛,脸色变得苍白,飞扬的眉微微地皱着。他明亮的眼睛渐渐地失去了光芒。

生命的力量飞快地流逝。身体有像云一样飘起来的错觉。

记忆的碎片一一闪现。

父王和母后服毒自尽的场景。王宫中的悲惨遭遇。还有……还有从湖水中冒出的叫自己美女的那个少女……

“夜心……夜心……”慕容微弱的声音这样轻轻地说。那温柔的声音如同春风吹拂大地。

夜心带着无心一路冲进了太守府。

抓住管家,夜心着急地问,“慕容在哪里?”

管家吓得颤抖,“书……书房……”这样的深夜,碧海先生怎么气势汹汹地到处乱跑?难道是慕容公子欠了他的钱?

书房亮着灯,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夜心推开门,发现慕容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的样子。

“慕容,慕容!”夜心叫着。

慕容的肩膀轻轻地动了动,他吃力地抬起头来。脸色有些苍白。

“……夜心……”慕容的眼神有些迷惘,似乎分不清梦境和现实。风从门外吹了进来,带来了清新的空气。

慕容站了起来走向夜心,又突然停住。他摇晃着要摔倒的样子。

夜心扶住了慕容,慕容却反手抱住了夜心,“我觉得很冷啊,好冷啊……”只有拥住夜心,自己似乎才觉得好过一些。夜心的味道让自己的心里有什么欲望正在苏醒。口好渴。

夜心在慕容耳边问:“慕容,你生病了吗?”她的视线落在了慕容的脖子上。那里,分明有两个血洞。那是被吸血鬼咬过的人才有的伤口。

“……慕容……”夜心流下了眼泪。怪不得慕容那么苍白,一直喊冷。

慕容猛地推开夜心,“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口渴,口渴。自己为什么一直盯着夜心脖子上那微微跳动着的美丽的血管。那里面,那里面有自己极度渴望的东西。

无心走了进来,手中居然拿着发亮的除妖刀,“刀亮了,他,是妖怪。”

慕容露出凄然的表情。妖怪?是的,妖怪!

“慕容,相信我,我有办法,你别走!”夜心知道慕容想要的是什么。

夜心出了门,将令牌扔给了管家,“让十个人,每人献上一碗血来。立刻!”

端着盛满鲜血的酒壶,夜心站在慕容的面前,“喝了再说吧。”

甘甜的血流入了慕容的喉咙。理智回到了慕容的头脑。

“慕容,你就当你偏食,反正人血也是很补的……对不起……对不起……”夜心打着哈哈,想慕容不要那么不开心。笑到一半,自己心里也难过了起来。忍不住抱住慕容大哭。

“好了……你的鼻涕和眼泪全抹我身上了……”慕容拍夜心的肩膀,脸上有一种妖异的美丽。那是暗夜吸血者独有的蛊惑气质。他的脸上有着安静的微笑,“夜心,我不会咬人的,你放心。”

消息被严密地封锁。一切都很平静。

夜心却知道,芳菲一直在暗处看着这发生的一切。她在等着自己去找她,否则的话,她会把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一个变成吸血鬼,或者直接杀掉。

她和无心的视线交缠在一起。她看到了无心眼中的怜惜和迷惑。移开视线,夜心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我要睡觉去了。真的好困。”

清晨,阳光明媚。顶着两只熊猫眼的夜心背着背包,向慕容告别。

“我已经找到回我家乡的方法了,所以我是来告别的。”夜心笑容可掬地说道。只要一切如芳菲所愿,那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慕容坐在黑暗的房间里。虽然因为芳菲体质特殊的缘故,他能够出现在阳光下。但是阳光令他感到不舒服。身体的变化令慕容也感到吃惊。现在的自己分明可以在黑暗中看到夜心脸上未干的泪痕。慕容的手一用力,扶手顿时化为了粉末。夜心,要离开了……

“好啊,回家乡啊?很好。”慕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愉快。

“慕容……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哦。说不定很久很久以后,你会再遇到我哦。”夜心咬咬牙,给了慕容一个飘渺的希望。漫长的时间里,孤单会让慕容变得疯狂。所以,自己必须和慕容来一个遥远的约定,“如果你永生不死,朝代更迭1000多年后,说不定你会遇到我。因为我来自千年之后,公元2006年。地址是c市集英中学。我是芳菲的姐姐的女儿,我之所以来到古代是因为夜心之链和我身体里的女巫之血。”

慕容在黑暗中第一次露出可以称之为希望的微笑,“我会来找你的,一定找到你。”这样的美梦,怎么让人舍得放弃。

夜心有些迟疑地靠近慕容,最后她下定决心,红着脸在慕容的额头上印下轻轻的一个吻。慕容,你一定要保重哦。我并没有在2006年的集英中学遇到你,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再一次错过,或者命运注定的结局?

慕容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夜心离去。微风吹拂着树梢,大朵大朵的粉色芙蓉绽放。夜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要回家是在撒谎吗?他打开书案前一只刻着繁复而古老的花纹的匣子。这是已经覆灭的大燕国的宝物,历经遥远的时光。

匣子里静静地躺着一枚朱红色的丹丸。

芳菲,这“神之诅咒”没有人敢触碰,因为常人无法承受它的力量。现在,你将我变成了一个吸血怪物,我却因此可以服下它。这真是荒谬。

慕容拿起“神之诅咒”,在他手中,“神之诅咒”漾起一层乌黑的光。毫不犹豫地吞下“神之诅咒”,慕容顿时身处烈焰之中。地狱的火焰煎熬着他的身体和灵魂,带着神的哀伤。整个书房如同经历了千年时光一般,迅速地腐朽,化为了飞灰。

夜心,我其实只是想让你的微笑不要从你的脸上消失。

碧空如洗。高高的天空,自由的风掠过,俯视着华丽的古都。

芳菲坐在未来连锁茶楼的雅间里,等待着夜心。

夜心推看门,看着芳菲,心平气和地说:“我来了。”

芳菲妩媚地笑着,“昨晚我送你的小礼物,你喜欢吗?”

夜心没有愤怒,只是冷冷地看着芳菲,“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妈妈会不做这个什么巫女了。因为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芳菲阿姨,你真的很可怜。”

芳菲的笑从她的脸上消失,她讨厌夜心的神情。那神情和姐姐看自己的神情一模一样。

“需要我怎么做?你说吧。”夜心淡然地说着。似乎自己并不是来送死。

七月十四。飞渡山。

夜心穿着白色的祭袍,躺在一个繁复巨大,由人血绘制而成的阵法中央。

芳菲将召唤出千年地蛛,利用它的丝来抽取夜心血液中的灵力。

戴上夜心之链,芳菲高举双手,念动古老的咒语。光从血的符字下透了出来。

那雪白的光掩住了夜心的身影。

当光渐渐消失,一只通体雪白的大蜘蛛出现在夜心的身前。

它毛茸茸的八条腿刚好触及魔法阵的边缘。千年地蛛低下头俯视夜心。这就是这次的祭品么?为什么这祭品的气息有熟悉的感觉?令它不想伤害她。

夜心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千年地蛛那额头正中的红色眼睛。

“嗨,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帅了。”夜心有气无力地打招呼。要知道,这个阵法用的血全部是她的,她失血过多,神志都有些不清醒了。

芳菲晃动夜心之链,催促千年地蛛吸食夜心的血液中的灵力。

千年地蛛再次俯视夜心,犹豫不决。

夜心缓缓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大蜘蛛的脸。奇异的感觉从手掌心传来,那是巨蛛澎湃的情绪。我们见过的,你记得吗?

夜心的手腕上在那一瞬间,突然多了一样东西:夜心之链!

金色的温柔的光裹住了她和千年地蛛。

芳菲惊怒交加地看着自己的手腕,“为什么会这样?!”

千年地蛛血红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看着芳菲,丝网像瀑布一样卷向芳菲。

芳菲那强横的吸血鬼之力让她有些狼狈地躲过千年地蛛的攻击。

这个时候,她的背后有人突袭!是无心!

芳菲肩部受伤。

“是你!一定是你捣的鬼!”芳菲瞪着无心。多年的心愿就要达成,却横生生地被这个人破坏掉。

无心还是带着淡淡的孤单感觉,站在那里,“秘人虽然不如你强横,却有一些奇妙的方法,可以让夜心之链回到它真正的主人身边。”夜心,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去。

芳菲的头发像水草一样蔓延开来,“那么,你们一起死吧。”漫天的仇恨与杀机笼罩过来。

芳菲的头发利箭一般穿过了无心的胸膛。

无心的除妖刀落在了地上。

无心想起了自己的愿望。自己为了实现一个愿望,所以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亲人、记忆、身份、外貌,作为代价。那个愿望就是,想起这一生中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的一切。那个说要和自己去天涯海角的人。

一双手拦住了芳菲的怨发。

“神之诅咒”的力量全面爆发!

芳菲一惊之下,倾尽全力。

慕容带着平静的微笑,迎接那璀璨的能量爆炸。

飞渡山,白云悠悠,千载如此。

芳菲在“神之诅咒”中彻底的灰飞烟灭。

慕容因为芳菲的死,恢复了人类的身份。那“神之诅咒”的力量开始破坏他的身体。他奄奄一息地和谢挺之躺在法阵中央,苍白的脸上是安心的微笑。

夜心呆呆地看着慕容和谢挺之,“你们两个不要装死哦,我会很生气的。真的真的很生气……”

泪水滑过夜心的脸,滴落在夜心之链上。金色的光笼罩了整个法阵,甚至变成了金色的旋涡。时空之门在这时洞开一线。

回家的时间到了。烈火焚身的感觉袭上心头。极度的火热和冰寒。夜心的身体仿佛要被这光扯碎一般痛苦。一切都成为杂乱的光与影将夜心的神智埋入脑海深处。夜心三人被光形成的风暴从这个世界带走。新的传奇故事就此展开。

附:历史上的慕容冲

慕容冲(359年—386年),小字凤皇,十六国时期西燕国君主,鲜卑人,前燕帝慕容俊之子,慕容暐之弟。前燕时期慕容俊在位时曾被封为中山王、大司马。

370年,前燕为前秦所灭后,包括慕容冲及其兄慕容泓在内的众多鲜卑慕容部人被迁往关中。慕容冲且成了前秦天王苻坚的娈童,与其姐清河公主皆被苻坚宠幸,长安因而有歌谣:“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经过王猛劝谏,慕容冲才被送出宫。

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年),前秦于淝水之战大败,对境内各族的控制力减弱。建元二十年(384年)慕容冲之叔慕容垂于河北叛变,慕容泓亦于关中举兵称济北王,因此时任平阳太守的慕容冲也在河东起兵,其后并归慕容泓,一同西进长安。不久,谋臣高盖等人认为慕容泓德望不如慕容冲,且用法苛刻严峻,于是杀慕容泓,改立慕容冲为皇太弟。385年,慕容冲即皇帝位于阿房宫,改元更始,之后经过一番惨烈的攻防后占领长安。慕容冲贪图入据长安的安逸,又因为畏惧慕容垂的强大,不敢东回鲜卑人的故地,因而军心思变。更始二年(386年),为左将军韩延所杀,变军拥立将军段随为燕王。慕容冲后来被谥为威皇帝。

[完]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QQ群137518978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